• 莫桑比克、布隆迪和斯洛文尼亚政府在南海问题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我终于失去了你拈一柱清香,在这一个人的夜里。袅袅的烟雾如同缠绕的思绪虚无缥缈。往事如烟,心事如缕。忽然就有了曲终人散的寂寞——再见到云是在五年以后,我朋友的婚礼上。而她是新娘。之前她曾是我四年的女友,她老公是我的客户,是个很诚实善良的人。我的公司对他扶持很大,他一直对我心存感激,我们私交很好。对于云和我的过去他不知道,至于云以后和他的交往一直到结婚,我不知道。而今天,阴差阳错,我竟然参加了他们的婚礼,是他邀请的。其实,在五年前,我们在分手的时候曾经说过,愿此生永不相见的。不为别的,怕放不下彼此。因为,我们曾经是那么刻骨铭心的爱过——和云的相识很偶然,那时,我穷困潦倒,有的是满怀的创业激情和不切实际的理想。当时,我看中了一个项目,但是我身无分文。一天晚上,我通过我的发小宴请了一个当时在我们小县城很有钱很牛逼的杜先生,他是放高利贷的,说得好听点是做融资的,而云估计是他的会计。那晚,我穿着借来的西装衣冠楚楚,口若悬河慷慨激昂的向杜先生陈述我的梦想和以后巨大的成功。也许是我的激情感染了杜先生,他答应了我的要求。所以,后来我会经常的接触到云,一来二去,我们慢慢的交往了。她是个标准的富二代,杜先生公司百分四十的资金都是云的父亲注入的。云说,他看中我的就是激情万丈,豪气干云。可是,我不能预料的是,做事业仅靠激情和勇气是不行的。一年后,我又再次陷入了绝境。云公司的五十万元借款我无力偿还,而和我合作的韩国客户欠着我近七十万元卷铺盖走人了。要债的每天坐在我的办公室里,有正常的业务往来账,还有像杜先生这样的涉黑高利贷。我每天被债主们打得鼻青脸肿狼狈不堪,但是我每天准时坐在被打砸的仅剩一把靠椅的办公室里,为的是向我的债主们证明——我人还在就一定会还上欠你们的钱的。那时的我,每天吃的是白水就馒头,唯一的菜是辣酱。而这生活费还是向在农村的父母要的——我开着我的破车回家,说忘了带钱加油了,问母亲要了几百元。那时,心情灰暗到谷底,回天乏力却要苦苦支撑着男人的尊严。死的心都有了。那天,下雨了。因为雨,破天荒的没人来讨债。在门外的小卖铺里要了一瓶老白干,我也奢侈一回了。喝着喝着就喝出了眼泪——自己毕业后一直一个人在外边苦苦的打拼,父母都在农村,在外边的这些年我只报喜不报忧,为的是不让他们为我担心。就这样,凭着一口气苦苦的撑着,相信自己会打出一片天下。可是,今天。我竟然混到了这般模样——醉了。隐约地感觉有人进来,感觉有人走动,感觉很温暖——第二天醒来,知道是云在照顾了醉酒的我。醒来后,恍然如梦——她爱我。而我是如此卑微贫穷!——她不声不响的替我偿还了部分债务,——我竟然又活过来了!我们在一起了。此后,云辞了职,和我经营着我的小公司。那是一段多么难忘的日子啊!我们吃住在车间,不分昼夜的工作着。云放下她大小姐的身价,陪我吃着煮白菜、炖土豆。陪我通宵达旦的在车间与办公室间穿梭。三年来,我们没有去过一家大的商场超市,没去过一次公园,更别说什么旅游了。现实的压力把我变成了一个工作狂人。到了第三年,我渐渐地偿还了所有的债务。第四年,公司收入已经很可观了。忽然有一天,云说要和我分手,我懵了,毫无征兆的。当时我刚接起一个客户的电话,我茫然地看着她,不知道怎么了。她说,我们在一起快四年了,你一直没有正式的请我出去旅旅游吃顿像样的饭,那么,你能放下所有的工作陪我一个礼拜吗?我当时估计反应都慢了,傻傻的想,怎么了这是?哪里出了问题?公司刚有起色,我陪她固然重要,一个礼拜我放得下吗?看着她即将涌出的泪水,我答应了。我们当晚定了去丽江的机票,下飞机后云一句话也没说,她只是拉着我的手,偶尔摸摸我的脸。而我不停的打着一个又一个的电话给我的客户和我的公司,安排着一件件繁琐的事情。当时我想,安顿好一切以后,我好好的陪陪她。一切都是没问题的,云还是爱我的,只不过这几天心情不好。可是,我错了。在巍峨延绵的格姆女神山下的泸沽湖,我们手挽手走着。夕阳西下,云穿着纳西族传统衣着,夕阳的余晖照在她清秀的脸上,好美。她笑的样子原来是那么的让我心动。云,我会好好爱你。她,只是笑着摇摇头,拉着我在郁郁的花丛中飞奔,风中留下她银铃般的笑声。在原生态的纳西大院,我们并排躺在桂花树下的摇椅上,一米阳光透过花香和树荫斑驳的洒在脸上。云眯着眼睛,细细的和我说着我们相识时我的狼狈与激情,她浅浅的笑着。那份心灵回归家园的慰藉和安宁,还有那份久违的悠闲和自在,忽然让我有种想哭的冲动。我想,这样的生活应该属于云。我应该给云这样的生活。我侧起身,深深地注视着她:云,让我再奋斗几年,我们来这儿安家好吗?——会吗?她轻轻地抚着我的脸,你能放得下吗?你放不下的,因为你的性格决定了你就是个在路上不停奔跑的人————为了你我会的,云。——可是你不是为我一个人活着啊!云一声深深地叹息,有泪水慢慢浸出——怎么了云?我们怎么了?我应该怎么做?老龙门客栈是我们丽江之行的最后一晚。摇曳的红烛,轻缓的音乐,房间里我们默默相视。云,我不能没有你,在我人生最灰暗的日子里,你陪着我走过生命中最长的寒冬。而今天,我的人生才有亮色,我不能失去你,给我机会,让我重新爱你,好好疼你。我会陪你去你喜欢去的地方,你会像同龄的女孩一样有着长长的头发,不必再为了忙我的事业剪去心爱的长发。我不会再忽略你的感受,我会好好的爱你。我会把往日亏欠你的时光补回来。我会——她摇摇头打断我。我知道你爱我,你也知道,我也爱你。可是,你不会放弃你的事业的,因为你有着太多的责任——你的父母需要更好的生活,你的员工需要你这样的老板。而这样的生活对我而言,太累了。我想轻轻松松,悠闲的过我的生活——就这样分手吧,让我们彼此还在深爱的时候。——不!我泪如雨下。云,给我机会——别这样!她紧紧抱着我,泪水也慢慢洇湿我的脖颈——我终于失去了你——即便是我深深的忏悔和恳求,即便有万种的愧疚和不舍。我知道,那都是我的错——而今天,我们相见了。你笑靥如花,他春风满面。我眼热心跳,深深地低下头。云,我走了。为的是,不让你看到我;为的是,不让你在婚礼上因了我的出现而分心——云,祝你幸福!我不能再看你,多一眼都是心痛!是我的执着让我失去了你。而你,从今后,一定要幸福!孤寂的夜里,曲终,人散。自此后,我有的,是一个人的寂寞——我终于失去了你你曾漫过繁密的黄昏雨幕,象一首淡雅的古歌,远远而来,悄然而去,我触到有一种淡泊如水的真情悄然行走于我那窄窄的天空。今宵明宵,风雨兼程的我如果说在这浮躁的世俗中还能怀抱一纷平和的心态,那大抵是因为有你的缘故,我曾经幻想能够与你相濡以沫,然而我们就象悬挂于雨中的风铃,只能在清风徐徐飘来时流泻出汩汩的秒音,彼此应答,如琴如瑟。那与生俱来的心底那纷默契让我想起了前世姻缘。记得那还是一个烂漫的秋天,你对我的突兀其来并没有感到莫名的惊讶,初次见你,你一袭白衣白裙如水晶般清纯,冥冥之中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们就象老朋友一般简单地聊起一些往事,跟着你的牵引,我们走出户外,我们静立于那颗桂花树下,这时天空下起了绵绵细雨,雨帘遮住了你羞怯的目光,你的纯净强烈地吸引着我,让我暂时忘却了往日的孤独和伤疼。我们肩并肩站在一起任凭风吹雨打。雨水打湿了我也打湿了你。而我却在心底升腾起一片光明灿烂,当我深情地注视你时,你转身回到你的小屋取出一把雨伞站在桂花树下,你始终以一种无言的方式伴我度过漫漫风雨。那是一个极其平淡的日子,只因为有你,那个日子将不再平淡。(中国散文网www.sanwen.com)多年之后的今天,我独自坐在阳台上回想与你最初的相聚,心中依然倍感温馨。我常想,人生的际遇离合本来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分。与你的相识、相知、相恋、相爱这本身就是一段温婉的故事。那时我刚从学校毕业不久,初渉人世的我遇到了人生第一次坎坷。雪儿的离去让我不再幻想还会有美丽的爱情向我轻轻走来。更多的时间沉浸于对往事的追忆和缅怀。那年秋天,单位派我到一个工地主管工程,工地老板姓陈是个精明的中年人,看到我仍然独身,他便说要给我介绍对象,因为有了一次惨痛的经历,我并没有对这次抱有太多的希望。第二天,我接过他带来的照片一下惊呆了,你素衣素服静立于一颗开满桂花的树下,头顶上飘着几片白云,在这湛蓝的天空下你显得那样清丽脱俗,我顿时以为你是一个来自月宫的女孩,玲珑的身影弥漫这一团古典的气息。老陈告诉我你还是一个民办教师时,我刚升起的一纷激动却冷静了许多。在那个年代里,民办与公办的一字之差却代表了身份的天禳之别。带着这种犹豫我还是去见了你,我们之间的交往就这样田园牧歌式开始了。也许正是因为你这特殊的身份,在我们的相恋中,你一直比较拘谨不能放开,你的一颦一笑仍然保持着女孩子的矜持。我记得那是一个无雪的冬天,你如约来到我的住处,我们顶着寒风在大坝上散步,望着你瑟瑟的背影我毫不犹豫犹豫脱下外衣裹住了你,我闻到了久违的清淡的幽香,情急之中一下抱住了你,你静静地依偎在我的怀里,我们就这样相拥感到世界已经静止,只听到彼此的心跳。晚上,在晕黄的灯光下,我注目着你那张悄丽的面容,年轻的心中陡生一种突如其来的冲动。而你不知为何却突然委婉地拒绝了这份爱的萌动。我真想强行将你留下,而你却执意要走,有点抖动的身子一下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时至今日,我还在想,倘若不是那次莽撞,我们是否会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这个虚拟的念想让我感到命运的不测,那夜之后,一直还有些徘徊的我借故与你绝交,伤你很深。一个月后,为了逃避我主动请缨来到一个偏远的电站大修,没想到一去竟是一年,回来后竟看到你的好几封来信,从你娟秀的字迹里我仍然可以感受到你的丝丝爱意。失望之余,你最后竟放弃了那份让你伤疼的职业。在你父母的授意下你远嫁深圳。看着那几封浸着泪水的字迹我惊呆了良久,我才知道因为年轻无知和意气用事已经深深地伤害了你。时光如水流,岁月的风尘早已让我的青春浪漫消退殆尽,对世界和人生也有了一种冷竣的看法,我明白要在以后的生命苦旅中觅到一份真情那是如镜中花水中月的渺茫了。因而一想到你便心暖如春。自古以来,爱情更多的是一阙忧伤的词。在这样的秋天,我仍然渴望能与你在林荫小路上不期而遇,谈谈分别十年后各自不同的生活和感想。想得久了,恍惚中又看到你的叠影婉然而来,我眼睛一潮,一声呼唤却又伴着你虚幻的影子随风而逝,这才明白我最终永远失去了你。我终于失去了你她在家里听着音乐,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qq,解脱,我终于失去了你,分手快乐。一首首伤感的情歌在他的头像旁边经过,她知道他是真的伤心了。可她能做的就仅仅是像这样静静的看着他,而不敢靠近他。因为她知道她就像个灾难,每次的出现都会让他遍体鳞伤。4年前一个眼睛透彻的大男生出现在她的视线里,这一次的注视就注定会是一辈子。他的幽默,他的真诚,他的才华,最重要的是他的特别,深深的吸引了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爱他,无法自拔。终于有一天她鼓起勇气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她是多么的爱他,每天都忍不住想着他,她第一次喜欢一个男生却主动跟他表白。可是有什么关系呢,她是真的喜欢他,还有什么东西能取代爱情呢?那年她18岁,他19岁,她要高考,他在大一。她的学习越来越紧迫,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开越少,可这却不能影响他们彼此关心,彼此相爱的感觉。曾经有人说时间和距离可以消磨一切,然而对于他们来说时间和距离同样也可以证明一切,证明他们有多么相爱。高考结束了,她被爸妈逼着出国,在那里他的声音消失了,他的样子模糊了。然而她还在坚持着,因为他说他会等她,一年两年十年一辈子。相隔四年,她回来了,却不是一个人。她违背了曾经海誓山盟,天知道出国这三年里她过着怎样的生活,她只是个女生,一个无依无靠的女生,她好想找一个肩膀在她痛苦无助的时候可以依靠,尽管她知道这个肩膀仅仅是个替代品。他们之间没有爱情,没有争吵,没有关心,有的只是两颗孤独寂寞的心,在特定的时宜下走到了一起。情人节他们不会互送礼物,生日他们不会制造惊喜。这样的爱情让她平静的有安全感,因为她不用担心会陷入爱情的魔爪。泪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爬满了她小巧而白皙的面颊,这样的画面不自觉的让人心生怜爱之情。她的脑海中一直环绕着他们刚在一起时的画面:他说“你愿意不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和我在一起一起分享快乐分享悲伤。无论以后会怎么样。我都希望跟你在一起不离不弃。爱你。呵护你。照顾你。”她用少女般纯真的表情坚定的告诉他“我愿意”!他说“那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正式的女朋友了!为了庆祝这个庄严而神圣的时刻,你给我唱首歌吧!”她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真的要唱吗?”因为她对于唱歌真的不擅长!“当然了!”他很坚定的回答。“为什么是我唱?”“因为你是我的女朋友了!”“为什么你总欺负我啊?”“因为我欺负你是为了锻炼你的耐力,免得以后会被人家欺负!”曾经的一点一滴,仍然那么清晰的印在她的脑海中!可是一切都过去了吗?她不舍得也不能放下这一切!此刻她才发现,想要去做一件事情很容易,放弃才是最难的!是不是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那个让他哭,让他笑,让他心跳的那个大男人…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拥挤的人群中我终于失去了你当我的人生第一次感到光荣当四周的掌声如潮水一般的汹涌我看见你眼中伤心的泪光闪动从此,我失去你,而你再牵不到我的手秋萧萧远去,冬瑟瑟而至。窗外阳光灿烂,睁大眼仰望天空,想要看穿那些灿烂背后苍白的铺垫与堆积,与阳光对峙得太久,酸涩的液体集聚着所有的力量与温度安静地流泻,千愁百绪全都尽在不言中。真的懂得,阳光很美很温暖,却是经过风雨吹散和洗涮过后的新生,是一点点冰冷积聚的温度。在它极尽绚烂明媚的同时,亦不曾知道自己未来的命运,被风吹散或是被雨淋湿或是被云遮挡。寂寞是你给的苦,心痛是你给的伤。当阳光刺眼,残忍地把心灼伤,只能把自己隐藏于黑夜。既然不习惯那些明明亮亮灿灿烂烂华华美美,那就选择清清浅浅冷冷落落寂寂寞寞。很多时候,越是夜深,越是能感受心空静美,思念轻声吟唱,回忆倾情舞蹈,心充满干净的忧伤。推开窗,风柔柔吹送着孤单,也掀起那些曾经美得锥心的柔情似水。遥望天空,月儿脉脉投射着满地的清辉,却是温情四溢、暖意融融,传递着千古的柔情;零碎的星光点点闪耀着扣人心弦的光芒,诉说着欲说还休的心事,浅唱着千年的相思。也许,所有的伤痛总有藏匿的地方,所有的情感都有寄处,所有的心事都可以诉说,只是与自己无关。怕冷的女子,心都是凉的,隐隐约约的疼痛无休止地蔓延肆虐,纠结,撕扯,崩溃……揉搓着冰冷的双手走出家门,天空是幽深诡谲的黑,希望和绝望总在彼此撕杀,而此时只看到那无边无际的绝望,令我窒息。跌坐在一隅,用力将自己抱紧,把头深埋,连哭泣都不敢大声。冬天的风,发出呼呼的声响,透着冬独有的冰冷的力度,扫过瑟瑟发抖的身体,孤绝而狂虐,也掀起那些拼命压抑的心伤。也许,我需要这种清清楚楚的淋漓、明明白白的残忍。此时,我的心下起漂泼大雨,灰涩而阴冷,湿漉漉陈列着经年的沧桑,呼之欲出的脆弱在此刻泛滥成灾。本是单纯明亮的女子,却偏偏固执地钟情于那些梦中的遥远,于是选择了一个人长久的孤单流浪,执念于一个人的痴心追逐,泪在转身以后,笑不敢大声。这个冬季,更看到自己寂寞冰雪的容颜,清冷素色的心穿行在这个繁华喧嚣的尘世,只感到冷冷不可靠近的距离,看不清那些真情假意,学不来那些装腔作势,也要不到渴望的温暖。慢慢地走,行走着思念,牵痛着尘封心底的爱恋,却不敢回头,害怕触碰那些曾经美好温暖而今渐渐飘散的记忆,没有勇气重新拾起。看似安静的外表,心不曾丝毫停歇。独处的时候,无边无际地回忆,天马行空地想像,释放着或喜或悲的心情。行走的时候,看路过的风景,感生活的姿态,听脚踏地面叮咚叮咚的声响如同心的婉唱。工作的时候,幻化成两个自己,一个脆弱,一个坚强,拼命用忙碌驱散所有的杂念,无法心无旁骛,但至少可以在某个时刻用冷漠伪装着坚强。疲惫的时候,放上一段钟情的音乐闭上眼一遍遍地听,或是将自己放至那些情深缱绻的文字里独自缠绵,在那美丽的剧情里安静地微笑或哭泣……一路走来,无所谓欣喜,却也平静安然,在时光悠然的行走里竟习惯了这样的自我救赎与沉寂。身心彷徨不安的时候,不知该将自己置身何处,亦无法潇洒地让自己彻底消失,不留一丝余味。那时,只想有一条通向天堂的路,不用转弯,一直向前,而我不想作片刻停歇,因为害怕迷路,害怕停下后再无法启程。路边的风景一片片一丛丛从身边闪过,而我将心隔在身外,用脚尖抵着脚跟一步步数着前方,只听到耳畔的风吹过一世的迷离与沉醉,凌乱的心在一步步细心的聆听里渐渐沉冽,只想这样淡淡欢喜淡淡愁,淡淡心事淡淡诉。人群中孤寂,文字中喧嚣。每次提笔几翻踌躇,缕缕搁笔无从结尾。很多时候,真的想让自己懒惰,不想面对这充满辐射的机器,不想在深夜跳跃着指尖、激扬着思绪,只因害怕思念如潮,然后彻夜辗转难眠。只是,当一切已成习惯,明知不好明知是伤却无法远离舍弃,如同爱情。离开电脑无所适从,疏远文字心更孤单。就这样在这种慢性的自我毁灭里,找寻着生的希望,感知着浅浅的暖。就这样在无尽的岁月更迭里,涂抹着人生的斑驳,写意着那些爱恨情愁。只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心一天天寂然。也曾想拾起那些快乐,也曾想用心捕捉那些明媚,拼命雕琢,却仍力不从心。快乐如流星在心空闪亮一瞬,却无法留得住永恒,我记不清它的模样,亦无法勾勒它的轮廓。颠簸红尘,梦醉西楼。冷冷地看,浅浅地伤,静静地走,久久地盼。再多的承受,不言不语;再多的委屈,不愠不火;再多的疼痛,不敢吱声;小小的幸福,不愿张扬。只想,一生活得清清爽爽,坦坦荡荡,爱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给得真真切切,完完全全。那样,无愧于心,此生无憾。有时不免嘲笑自己,并非圣人却要装得无所畏惧、百毒不侵,把自己当成救世主,握紧所有的疼痛成全别人想要的完美,留自己一生残缺。总想着如果让别人痛那有多残忍,那么所有的一切我照单全收,相信失去所有我依然可以骄傲地活着。看透世间冷暖,红尘纷乱,但多年以后目光依然坚定,心依然澄澈,始终愿意相信世间会有真情永远,真爱长存,从来不曾放弃那份卑微的坚持,相信,有人懂得;相信,自己值得。可是,一次次的辜负将自己推入万丈深渊。没有人可以不脆弱,也从不想承认自己很坚强,只是找不到人可以让自己脆弱。难过的时候,很想有一个人拥我入怀,让我安安心心地靠在他的肩头,任他把我抱紧,什么都不说,连哭泣都是幸福。无助的时候,很想有一个人轻拍着肩:“别怕,一切有我!”给我信心,驱赶我所有的恐惧。从来要的不多,只需要一个眼神的肯定,一声温柔的问候,一声亲切的叮咛,只需要生命中的一米阳光,足以融化我心中的坚冰,瓦解固守的心房。只愿为一个人绽放笑颜,为一个人回眸驻足,为一个人开启心门,为一个人纷飞着柔情满天,然后携手一身的浪漫,踏遍千山万水的旅程,苦与累都是快乐。只想有一个人陪我一起哭一起笑,简单而快乐,清楚而明了,便是珍贵的拥有。疼痛,隐忍,拿起,放下,反反复复,纠纠缠缠,只因一个情字难解。情深款款,却爱得如此沉重,只因不想爱人为曾经所累,想要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绕过尘世那些葱翠纠缠的藤蔓,看到漫山遍野的百媚千红,却不敢靠近。心的荒原承载不了这极尽妖绕绚烂的美丽,害怕看到那些繁华谢幕的凄然。只想将繁华阅尽,在心中绽放一树一树如烟花的美,任心走不出思念的牵绊,任情追随着心的方向,把黑夜照亮,将未来装点,让岁月丰满,让爱各安天涯。泪一程,醉一场,爱一生,梦无涯。时常盼着如果有来生,其实今生都无从把握,来生又如何约定?身边的人,一脸木然,匆匆地来了又走,没有谁会为谁停留。红尘中缘起缘落聚散离合皆由天定,看过的风景爱过的人,念念不忘终须忘,依依不舍终须舍,一世的放手,从此那些美丽的神话涂满苍白的底色,而我在这世俗的洪流中无根地漂,看不清来时路,不问归处。远山淡望月梢头,来人莫问花谁主?心若琉璃,唱一曲清歌落,从此转身各自为安。流两行清泪,滴滴相思,行行凄楚,书写着不绝的殇。饮一杯苦酒,阵阵苦涩,淋漓疼痛,淹没所有的坚强。风住沉香,梦断红尘,一场花事飘尽绝代的芳华,魂不知所踪。一生追逐,一世沧桑。一生爱恋,一世孤单。原来,爱是一场几败俱伤的轮回,每个流亡的人都是辜负者和被辜负者。而我,只想找一个心的温馨停泊处。可那些无法逃逸的寂寞,又该如何说出口?这个世界,繁华似锦;这个红尘,浪漫隽永。而我,只剩岁月和我耳鬓厮磨。明明渴望着期盼着,却一遍遍提醒自己,心不动,则不痛;心若动,泪千行。唯一可以不流泪的办法,就是拒绝望向会令你流泪的东西,可恨的是视线没法移开。人生最可爱就在那一撒手,可最痛的痛是割舍,放手需要怎样痛彻心扉的勇气?那些凋零的爱只能在心里堆积生长出一片寂寞的森林,渐渐枯萎死去。美梦做久了,未必成真。悲哀藏久了,必然成伤。梦里相寻,梦外何处?多希望能遇见一个人,如暖暖的风吹走午夜梦回时的惆怅,吹散纠结在心底长长久久的疼,吹掉堆积在岁月里的关于爱的浮尘,让心能感到丝丝温暖的颜色。只是,相信宿命的女子,懂得幸与不幸就在指缝之间。情感的世界终是太重,重得叫天使也堕落。过不去的坎,终究还是要过。忘不掉的过往,终究会彻底陷去。沥沥刻骨的伤,终究不再疼痛。执着等待的人,终究还是放下。只是,心里永远有一个洞,深不见底的荒凉与寒冷,不为人知,也无法言说,一碰就深深地疼。喜欢遥望着你在的远方,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冥冥中牵引着我。以为陌生的远方会有我想到到达的幸福,只是总感觉那茫然无助的虚空。以为有了远方,爱在心里,情在心里,灵魂有了寄托,远方不再遥远,心生暖意,生命就不再苍白。终究,还是没那份幸运。终于,输掉了所有的坚强,输给了时间,心在这个冬天被撕成片片飞花,轻似梦裳,舞落遍地的伤。再不敢奢望自己可以幸福地生活,只求一路风平浪静,便是温暖的时刻。长久阴霾的心空,积聚着心碎的温度,遗忘了微笑,原来,一直舞在幸福的边缘。能记住的,是忘不了的;会想念的,是放不下的;说不出的,是最真的感知。从此,放了你,也放了我,远离那些谎言和欺骗,丢弃那些誓言谎言,袅袅走出一段绝世传奇。从此,你的微笑,我的安然。从此,你在天涯,我在海角。从此,我失去你,而你再牵不到我的手。我终于失去了你今晚,不醉不归,是我给自己许下的承诺。可是,我却越喝越清醒。此刻,我泪流满面。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拥挤的人群中。当我听到这首歌,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夺眶而出。如果说之前所有的情绪多少有些矫情,有些虚伪,那么,现在的我完全是赤裸地表达和宣泄着自己的情绪。我从未像今天这般清醒和忧伤。当所有的人离开我的时候,我没有悲伤。我只是安静地接受命运的安排。谢谢你们一直安静地陪在我身边。我爱你们。真的。我容易冲动,我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我总是缺少安全感,我总是安静地躲在人群背后欣赏着人来人往。某些人的演技是那么地精彩,令我自愧不如。我连自己的角色都无法扮演好,我又如何勉强自己去扮演别人呢。当我终于失去了你,我才知道,我是如此地失败。其实,生命就像是一出没有彩排的戏。我们的回忆里有泪光闪动,有喜悦滋生,有悲伤潜伏。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只是,我太喜欢圆满的结局,当看到悲剧收场时,我的眼泪总会情不自禁地流下来。请原谅我的软弱。我是如此脆弱,经不起离别的折磨与撕扯。我的生命总是如此幸福且幸运,我自认为我并不比任何一个人缺少爱。但是为什么我总是如此不满足。我像一个无底的黑洞,总在一遍又一遍地汲取你们给予的爱与温暖。今夜,我只想安静地流泪。我说过,这辈子,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大侠,一酒一剑一马走天涯。荒漠夕阳下,任凭爱恨情仇刮起风沙。我自横刀立马,仰头长啸,独步天下。但现实不是武侠。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终于控制不住内心的悲伤翻涌。秋天有落叶,冬天有飘雪,一个寂寞脆弱失落的世界,快乐是什么季节。有人说,落叶是树的眼泪。其实,树的眼泪隐藏在根里面,那是深不见底的忧伤。树有四季轮回,而人却只有一季的春天。每念及于此,内心就会翻涌起巨大的悲伤。回忆爱过错过走过,忧伤快乐无力解脱,如何选择。翻看旧照片,总会睹物思人,甚至不确定那些人是否曾经真的陪伴着自己走过那么一段岁月。有些人,虽然隔着千山万水,却感觉就在身边,从未走远;有些情,虽然不常提及,却在心里,从未淡却。人生,就靠这些温暖缝缝补补,然后再狠狠面对扑面而来的风霜。这最平凡却最刻骨铭心的岁月,有你一路同行,我很感激。朋友,我希望我们这辈子永远肝胆相照,不离不弃。也许,你会觉得我太过矫情,但请相信,此刻,我敲下的每个字,每个标点符号,每一声叹息,都是发自肺腑的。我终于失去了你,但我又不想失去你。为何人生总要面对离别。为何总要有人离开我的世界。为何缘份总是来去匆匆。你知道吗,我真的很不舍得说分开。我知道,离开未必是件坏事,离开也许是为更好地重逢而埋下伏笔。但是,我只想告诉你,我并不想面对一次又一次的离别。我希望我们永远在一起。我们一起去面对人生的潮起潮落。我渴望和你分享我的快乐与悲伤。我也愿意倾听与分担你的悲伤与喜悦。就算全世界将我遗忘,我只要你记得我的存在,就好。虽然,你有很多个这样的朋友,但你对我而言,却是唯一。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幻,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因为你是我的眼,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朋友告诉我,生活是一个无可奈何的过程,只要你有意识存在,就要继续,是悲是喜,在乎自己,你,才是最重要的。我心领神会了。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不知道我的终点站在哪里,但我知道奋斗的过程才最最值得把握和珍惜。与好朋友相交,一起分享心事,一起实现志向,那些书中不曾见过的充满希望的脸庞,我如今看到了。相信亲情,相信友情,相信爱情,相信温暖,相信美好,相信值得相信的。当我们抬起头,仰望的将是同一片蓝天,眺望的将是同一片碧海。朋友,不管今后,你会在哪里生活,请记得我始终是你的朋友。当你累了倦了烦了闷了,请把我挖出来,我一定会奉陪到底,陪你一起看开世间的纷纷扰扰。你熟悉我所有的缺点,我亦熟知你所有的心事。我们是如此好的朋友。也许,暂时的离别真的不代表什么。当我笑着流下眼泪,请你举起手中的酒杯,一切尽在不言中……我终于失去了你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群,你已不再是你。离开我们一块儿长大的小县城,我独自一人去省会找你。纵然家人对我有一万个不放心,也拗不过我这倔性子。一路上,火车穿过的地方是一片绿,有时是两边的高山,有时是前方的田地,有时是布满梯田的高山,有时是耸立着高山的田地。空气吸入有一种淡淡的凉,虽然窗户没开……绿色的尽头是一片灰,伴随着升腾的热气和人声,那便是你在的地方了。许久不见,不知你是否变了模样。等我从城市的南边坐车一直到达北边见你,你正匆匆忙忙的洗漱、穿衣,然后化妆。我看着你把桌子上的瓶瓶罐罐挨个往脸上抹,知道变得粉白无暇……你一边跟我说话,一边化着眼睛,涂上口红。有一瞬间,我很怀疑,是不是没有记清你原来的样子。我一个人在你租住的屋子里,无聊的上网。实在闲不住,我就把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我去你上班的地方找你,等待你下班,请我去吃饭。你本就是卖水晶的,纤纤玉手轻盈的拿着那些闪亮的二氧化硅,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石英,脸上写满笑容,一连串的讲解似乎把对面的人带到了一个遥远的地方,那里纯净美好。终于,你换下职业装,带着我离开。看着低胸裙子、黑丝袜、高跟鞋的你,让我抽一口凉气。我们之间也只差一岁多,可看着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我还穿着可爱的印着卡通人物的宽大的衣服,齐耳短发,宽松的七分裤。本来胸就小,这下看起来更是个爷们。你行云流水地点餐、付账、招呼我吃饭还带讲解。你走在红灯绿酒的街道上,红的的卷发飘起,脸上带着惬意的笑容,和这个地方是那么和谐。晚上,我忍不住问你,姐,你给我找工作了没?结果你反问,你让我找了吗?我还以为你已经找着工作才来这里的。你这么不在乎的态度,伤了我的心。我确实是问过你有工作让我做,我才来的。我深吸一口气,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小时候,我爸让我和你一块去买感冒胶囊,你非说,是买棒棒糖。我一直很听你的话,因为你比我大。结果回来闹了笑话,都笑我傻,连这么简单的事都记不住,钱也花完了。你带我上山摘枣,结果你每次都满载而归,我两手空空。不过,我不怪你。我太老实,太安静,不会找乐子。只有跟你在一块才不会无聊,不管我最后会不会受伤。你跟我说,应该用小树枝把附近老泼妇种的菜园子大门的锁眼给捅一下。结果,那老泼妇在我家旁边骂,那个难听呀。而你家住的地方在前面的巷子里,听不见一点动静。可我知道,我只是用一个小木屑捅了一下又拉出,试试看。你看的不耐烦了,直接用小树枝给捅死了。不过还是无所谓,我喜欢被你带着出去玩,认识你的各种朋友,去到不同的地方。只是后来,你认识了一些小混混,经常逃课,甚至退学。从初中开始我就没再找过你,你已不再是好学生,而我却一直是。甚至很荣耀的以全校第一,全市十九的名次考入重点高中。我更是在心理上跟你划清距离。可如今,我大学暑假回家,想在你那兼职,还是得有求于你。几年时间,你已是专卖柜的柜长月薪5000以上,而我估计大学毕业也只能拿到3000。生活就是颠来倒去的折磨人。跟你一块去世纪欢乐园玩,当然还有你对象,我简直就是太多余了。瞥见你们拉手接吻,拥抱,我简直无法直视。我是一个还没有谈过恋爱的人,而你就要谈婚论嫁了。晚上,你的亲姐,也就是我的堂姐,让我下楼去她那。我慢慢关上电脑,收拾好屋子,刚打开门居然就撞见你,和你男朋友。我觉得我不应该走门,应该走窗户。我就是再傻,也明白男女独处一室的意思。工作没找,你答应陪我买电脑的事也忘得一干二净。我已从你的生活中抹去。就算我愿意让你欺负,愿意当你的小跟班,可我们都已回不到过去。我想起那首赵传的老歌:“我终于失去了你,在拥挤的人群里……”你们都在前进,可我却只想呆在远点等你。社会就是社会,没有象牙塔,没有人会一直保护你,带领你。我也需要成熟。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882488.html

    上一篇:苹果调查iPhone 8电池鼓包事件

    下一篇:解放军3枚反坦克导弹命中1辆退役坦克未有效毁伤